登高望远,用高度解决难度

  投资研究随笔之一

  来源:北信瑞丰基金

  前言

  投资老将王忠波,是中国证券行业第一批获得证券咨询资格的从业人员,1996年开始在券商从事证券研究工作,2000年作为第一批博士后研究人员加盟深圳证券交易所博士后工作站,2002年进入基金行业,做了十年研究总监。他所推崇的“研究驱动、投研一体”的投资体系,在多家基金公司取得良好的效果,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基金经理,和他搭档过的基金经理助理无一例外成为著名基金经理。2019年6月加盟北信瑞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一年来公司投资业绩有了大幅提升,今年来多只产品进入前三分之一,有一只产品进入前十分之一,他所推崇的投资体系再次得到验证。我们有幸请到王忠波给我们做了一个投资体系的专题,包括投资理念以及消费、科技、周期三大方向的投资思路。今天我们给大家分享第一篇,研究的方法论。

  研究首要的问题在于价值观

  股票市场表面上,是钱来钱往,是账户上的数字,产品的净值,本质上却是人性。股票市场是充满恐怖与贪婪的市场,但从长期来看,股票市场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孕育了无数的伟大的公司,这就决定了我们以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股票市场。保有一颗善良的心,你就能发现股票市场积极的方面,发现其长期促进经济发展的功能,就更容易找到其“善”的方面,这是股票市场长期的本质,我们也就更容易找到那些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发现那些优秀的企业家,与优秀的企业共同成长。

  资本市场的命运轮回是迅速的,以善为价值观之本,是我们在资本市场长期走下去的保障,这是不变的初心。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的投资要有利于社会发展,有利于产业升级,有利于为实体经济服务,我们的研究体系、研究方法、研究手段要服务于这个宗旨。

  善是在资本市场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心存敬畏,敬畏市场。心存敬畏不仅是一种人生态度,更是一种价值取向。敬畏市场首先要做到,不要试图去操纵市场,不要以为你会比市场更聪明。总有人试图通过资金优势、信息优势,去研究博弈,去勾兑信息,并且还振振有词的将其作为自己成功的秘诀。从个人的从业经历看,你一旦走向这些研究的“捷径”,就孕育着各种风险,前方总会有一个“坑”等着你,从投资能力提升角度,这种出发点是阻碍你能力提升的致命缺陷。“所有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三观”不正的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更容易因追逐不当利益或短期利益而翻船,也许十次投机成功,但只要一次失败就会彻底沉沦。

  我们在股票市场长期能赚到的钱,就是企业长期的净资产收益率,这些都来自于企业长期的基本面,跟所谓的勾兑、博弈没有任何关系,这些只能来自于你长期的坚持不懈的研究。你的勾兑、博弈从长期看,只是浪费时间,外加过高的交易费用对你净值的损害。

  与那些亲力亲为推动这个社会进步的科学家、政治家相比,作为投资研究人员,还是希望能够对实体经济做出自己的贡献,哪怕这个贡献只有一点点。

  研究要有宏观视野,有大局观

  在研究体系中,我们强调“宏观引领行业、行业印证宏观”,作为一名证券研究人员,要有基本的宏观经济知识和框架,宏观经济的预判常常领先于实体经济,而行业研究则不断验证宏观判断。经济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由于政府、企业、居民等参与主体之间的互动,使得该系统的变化更加复杂,对该系统的准确认知不是某一学科的知识所能解决的,需要从多维度、多学科知识去研究。

  “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就说明了时空限制对于认知的影响。做投资或者研究同样是如此,我们资本市场研究的客体是复杂的经济和变化莫测的价格波动,作为研究人员更应该多看看社会,多感受多体验,不要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里,否则视野会越来越窄,看问题失去深度和个性。

  我们提倡资本市场的从业人员要多看看历史,培根曾说过,“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学习历史的人一般具有宏观感、整体感。对于历史的研究有利于我们辩证的看待当前的状况, 我们投资的历史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工具只是用来放大人性的,背后不变的还是人性,而我们的历史,就是一本人性的教科书。

  以前曾经跟一位精通秦汉史的研究员共事,我们知道,秦汉是五千年中国的青年时期,鲜衣怒马,快意恩仇,正如我们当下的资本市场。他给我的印象非常的深刻,能够感觉到他看问题很主流,可以迅速抓住问题的本质,在我们研究部的内部讨论中,当行业研究员讲述完一个主题后,他对于问题总结的是最到位的。后来做了基金经理,仍然保持着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业绩长期稳健。

  往细了说,涉及到具体的研究领域,对于一个行业的历史的研究,有利于深刻理解行业的发展规律。比如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史、海外发达经济体的发展历史的全面了解,有助于我们掌握全球经济发展的脉络和趋势;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的研究,有助于我们了解资本市场的运行规律和运行特点,等等。

  我们从事证券研究的一个大的前提是中国经济的腾飞。假如我们像拉美一样,现在陷在中等收入陷阱里面不能自拔,那结论如何已经就没有意义了 。但是对于中国必将超越中等收入陷阱这个结论,假如你对中国历史有了解,你就会发现这个在过去五千年,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世界第一,唯一没有中断过传承的古老文明,两百年的落后只是暂时的,我们必将,也一定会复兴,这个文明的底蕴,绝对不是那些只有两百多年建国历史的暴发户所能有的。

  做投资研究要有宏观视野,要有历史视角,更要脚踩大地。不同于自然科学的是,社会科学的理论对于社会现象的解释度并没有那么高,能有个60-70%就很好了,这样的理论如果直接拿来付诸实践,失败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在资本市场的研究中,一定不要把它当做纯理论的研究,它是实战,一定要实事求是,根据客观现实的实际情况深入分析,避免教条主义。未来的经济发展充满着不确定性。重要的方法是盯住大事,用长期观点战胜人性中的弱点。

  保持开放的心态,“学”与“思”并重

  研究是一个不断认知事物的过程,“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人们已知的部分是极为有限的,骄傲自满常常是出于自己的无知。认知自己是很困难的,孔子都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人之所以走入迷途,并不是由于他的无知,而是由于他自以为知,以为自己能够掌控时代。英雄是历史的工具,时势造英雄,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认为,巴菲特、索罗斯和他自己都是受益于一轮长期的资产价格扩张和流动性宽松,他们是时代造就的英雄,而不是他们成就了时代。

  认识到自己的无知,就必须保持开放的心态,要随时认知到自己的错误,而且不以改变自己的观点为耻。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心狭为祸之根,心旷为福之门”,我们所有的人都有缺点和错误。问题是不要犯致命的错误。要时刻保持开放的心态,快速地理解变化的世界,并调整自己的观点,让自己始终做好准备。不要一开始抱着“这个行业我跟过,没啥机会,那个公司我知道,管理层超级保守不求上进。。。。。。”,世界变化很快,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科技进步神速,人们的生活方式变化很快、产业结构迅速迭代,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去认知世界的变化,不能封闭自己的灵魂。

  人的思想从哪里来,绝大多数来自于前人的思想,有少部分是自己思考来的,我们没必要再发明一次轮子,只要拿来用就好。仔细研究查理·芒格的《穷查理宝典》,你会发现很多思想都有出处,作者有机地把这些前人的思想整合在他的体系里。

  要从实践中学习,不断验证,追寻事物的本源,而思考是学习的加速器。“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孔子很清晰地说明了学和思的辩证关系。日省三思,经常总结思考。尽信书,不如无书。要学会在事上磨,不断去验证。

  资本市场作为市场本身,有其自己的规律,这些规律需要我们自己去发现,去验证。思考无处不在,我们经常说,做投资研究,要有自己的框架,指的是超越直觉,做慢思考的一种思维理念。我们积累的分析模型越多,面对未知的行业、上市公司的时候,认识就越深入。这些模型,内容可以多样,比如人口模型、消费模型、估值模型体系,其他涉及到财务、法律等等,都可以建立分析模型,这些模型和框架,也是由“已知”的部分向“未知”的部分进行探索、尝试时,所遵循的一套思考方式。这也是查理·芒格在他那本《穷查理宝典》中一直告诉大家的,需要建立自己的“多元思维模型”。为了构建这个框架,你需要有开放的,不同视角的,多多益善的分析模型。

  一个人的智慧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一定要善于从同行那里学习。我曾经有一个研究员同事,现在是某前十大基金公司的投研领导,大家对他的评价是善于倾听,这是自身修养的表现,也是很好的学习方法,从别人身上吸收优秀的东西。

  我们要研究的领域很多,现在A股光上市公司就将近4000只,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对于一些不擅长的领域要多吸收别人的经验和观点,有时甚至直接采纳,所以做研究要有自己的圈子,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士。

  抓主要矛盾,不要过于抠细节

  商学院里那个经典的先放石头再放沙子最后再放水的案例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是先放大石块,那你就再也不能把它放进瓶子里。那么,什么是你研究中的大石块呢,是你的信仰,志向和宏观视野,切切记得先去处理这些“大石块”,否则,这辈子你都会错过他们了。

  要抓住主要矛盾,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何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战略性方向上是重要的选择问题,所谓的选择比努力重要基本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研究哪些是必须放弃的,哪些是可以研究的,哪些是不可以研究的,哪些是可预测的,哪些是不可预测的,这些是你在研究的时候需要搞清楚的主要矛盾,不要试图去打探小道消息,那些都是细节。只有长期抓主要矛盾,才能形成研究的复利,这样不断的积累自己的知识体系,不断提炼知识点,最终达到大道至简,越老越值钱,而不是只会吃青春饭,老无所依。

  与抓主要矛盾相对应的是过度抠细节,细节控实际上是对于短期利益的过度看重,这有可能忽略了行业或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或者商业本质。

  记住那个“朴素定理”,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让你觉得眼花缭乱,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最了不起的人和事,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庄子说“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把问题简单化。“盛极而衰”、‘否极泰来’、“好人有好报”、“物极必反”是朴素的道理,常识很重要。

  投资研究是一场修行

  一个人做投资研究的过程,也是自我修行、自我成长的过程,是心智不断成熟的过程。随着阅历的增加,认知水平的提升,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会更加的深刻,看待问题的角度和视野也会有所不同。虽然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但大彻大悟之后的人生,会更通透。

  讲了很多,和其他任何行业一样,做投资研究离不开一个“勤”字,没有这个前提,所有的道理都是空中楼阁。一勤天下无难事。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