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新基金发行井喷之年,行业格局悄然重构。

  基金中报显示,易方达以22.87亿元位居管理费排名第一。这是自天弘基金2017年上半年占据首席以来,管理费收入冠军宝座再次易主。

  蝉联非货币规模冠军5年的易方达,终于在2020年上半年登上了管理费收入榜首。

  迟来的管理费之王

  易方达的登顶之路颇具戏剧性。

  早在10年前,易方达便已进入行业管理费收入三甲。当时横亘在其面前的对手,是身为“老十家”公司的华夏基金与嘉实基金。彼时的基金行业,华夏基金一骑绝尘,无论规模还是公司品牌均如日中天。

  易方达的努力追赶,在2015年三季度看到了收获。在含金量较高的非货基规模方面,其实现了对华夏基金的超越,并自此一路领跑。

  日前,接近易方达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竞争对手相比,易方达成立以来,股权结构始终保持稳定,管理团队积极进取,这是近年来始终保持良好发展势头的关键因素。

  2017年上半年,基金业实现了管理费收入榜首的新老交替,华夏基金离开了其占据10年之久的榜首宝座。而挟余额宝之威,货币基金霸主天弘基金以18.61亿元管理费登顶。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易方达的管理费收入仍在行业内位列第三,银行系基金公司工银瑞信位居第二。

  一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天弘基金的崛起对于整个基金行业都颇为意外。但作为一个高度市场化的行业,经济效益无疑是最重要的。余额宝的巨额管理费收入给行业带来震撼的同时,货币基金亦完成了从冲规模“点缀”到“主菜”的嬗变。

  货币基金在行业总规模的占比一路攀升。据Wind数据,2018年年底,公募基金合计规模为13万亿元,其中货币8.15万亿元,占比62.7%。

  对于货币基金能否支撑起公募行业的未来,业界一直有质疑之声。某合资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前几年其公司管理层提出大力发展货币基金,却不为外方股东所理解。

  从数据来看,国内公募基金的内部结构与全球迥异。美国基金业年鉴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全球45%规模比例为股票型基金、21%为混合型基金、11.8为债券型基金、货币基金占比仅为6.9%。而国内的货币基金占比仍高达48.20%。

  2020年上半年,权益基金发行火爆,基金公司的收入结构亦随之发生变化。中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基金业混合型基金管理费收入156.14亿元,超过了货币基金的108.19亿元。而在2019年上半年,货币基金还是最大的管理费来源。

  天弘基金转型之路

  对于货币基金而言,2020年显然不是一个大年。在权益市场火爆的背景下,二季度市场对“股债跷跷板”的担心,并未变成现实,权益基金和债券基金同步扩张规模,但货币基金却慢下了脚步。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传统货币基金份额为7.57万亿份,较上季度末减少6376亿份。短期理财基金规模继续萎缩,叠加混合型基金和债券型基金规模继续增长,使得整体货币基金规模占比下降至45.78%。

  自天弘基金2017年上半年首度登顶以来,凭借余额宝的超大规模,管理费收入制霸行业多年。然而,伴随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下滑,以及余额宝的分流,天弘基金迎来诸多挑战。

  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2019年上半年,基金行业的管理费前两名差距已经不大。天弘基金去年上半年收入为18.44亿元,而易方达为17.47亿元。而回到一年前,2018年上半年,天弘基金营收高达28.46亿元,而彼时易方达为17.21亿元。

  天弘基金无疑是幸运的,其从行业中小型公司,转身成为管理费收入最高的公司的过程,常常被媒体冠以“逆袭”等字眼。不过,硬币的另一面是,对一家经营收入和利润占据行业榜首的公司而言,业界无疑有着更高的期望。

  “对于天弘基金而言,说不羡慕是不现实的。不过,未必会把它当成学习的样本,因为其所拥有的禀赋很难复制。”沪上某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对于天弘基金而言,无疑也要承受头部公司带来的巨大压力,其所面临的困境是,对于企业发展的努力,往往会淹没在余额宝带来的巨大光环下。

  “余额宝带来的一些收入,并没有让我们停滞不前。我们一直将自身当成一家中游公司,踏实发展业务。”天弘基金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据天相投顾统计,扣除货币短期理财规模,天弘基金今年上半年管理规模为1134.59亿元,较2019年四季度末新增428.12亿元。非货币规模排名目前居行业第28位,相比2019年年底上升四位。

  如果将时间线拉长,天弘基金的非货币规模增长颇具持续性。Wind数据显示,自2018年上半年至今,天弘基金的非货币规模从200亿元左右攀升至千亿元,实现了“两年翻5倍”的跨越式发展。

  主动权益的春天

  自余额宝横空出世后,业界一直有回归本源的呼声,监管层也为之摇旗呐喊,货币基金亦从规模排名参照指标中消失。

  易方达不仅蝉联非货币规模榜首多年,主动权益管理规模亦独占鳌头。2020年上半年,这家“主动权益之王”终于完成了对货基霸主的超越,易方达以22.87亿元位居管理费排名第一。第二名为天弘基金 21.57亿元。

  货币基金仍在头部公司的管理费收入中占据重要地位。上半年收入前十的基金公司中,有6家公司在货币基金上收取的管理费占总管理费的20%以上。其中,天弘基金占比最大,高达90.89%。

  而除易方达以外,上半年主动权益基金管理费在10亿元以上的基金公司还有广发基金、兴证全球基金、汇添富基金和华夏基金。

  2020年是基金发行大年,前8个月新发基金达到创纪录的2万亿元,这无疑改写了行业原有的格局。对于易方达、汇添富、广发基金、兴证全球等主动权益占比较高的基金公司来说,可谓风头正劲。对于权益投资特色不够明显的公司而言,则稍显落寞。

  “股东过往的支持越多,如今就越忐忑。”某大型银行系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银行系基金公司的固定收益业务占比较高,伴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展业,体系内资源重新分配已不再遥远。

  “从短期趋势来看,权益基金的火爆能否持续并不好说。不过,我深信未来的头部公司都是综合性的公司,而权益投资无疑是皇冠上的明珠。”某头部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不过,仍有人对于新基金发行的火爆心存疑虑。中航证券研报认为,基金扎堆发行代表了投资者入市热情,而非机构投资者的主动择时。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科技牛”! 迟来的管理费之王:权益基金管理费剧增 易方达超车天弘

责任编辑:常福强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