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直播】

  信弘天禾周曾海:用耐心去守候A股结构性行情下的投资机会

  华夏基金席博慧:黄金一路走高,资产如何配?

  掘金大消费|万联汽车周春林:行业弱复苏持续,精选业绩与估值相匹配个股

  国联安章椹元:中报来袭,半导体是否还有上车机会?

  腾祺基金:港版纳指登场及金价创新高后如何部署?

  易方达成曦、招商张夏(金麒麟分析师):全球科技浪潮下如何掘金科创板

  天弘基金郭相博:今年医药涨65%,还能上车吗?

  捉摸不透的王亚伟,八年沉浮,20只重仓股揭开“奔私画谜”

  作者 | 孙建楠

  来源:资事堂

  百亿私募圈,王亚伟一直极其低调,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即使在基金同行和发行渠道,千合资本一直是个“谜”,更一度出现合作银行与其“失联”之情况。

  2012年王亚伟“奔私”以来,旗下重仓股变化一直备受关注,但投资路数始终让人捉摸不透。

  近日,王亚伟“爱股”——三聚环保因未及时披露控股股东持有的5.11亿股被司法冻结,公司董事长收到监管警示函。三聚环保一直波折不断,但王亚伟坚持持有七年,股价却跌超70%。

  打开王亚伟的持仓,一个关键的线索浮出水面!

  01

  “最长情”股票身陷麻烦

  2013年一季度末,王亚伟刚刚创立私募机构千合资本,他在外贸信托担任投顾的产品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外贸信托-昀沣”,),开始现身于近20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

  “奔私”后的重磅亮相,让市场“大饱眼福”。

  当时,王亚伟的外贸信托-昀沣首次进入三聚环保前十大流通股东,就以1930万股的持有量高居流通股榜首!之后持有过程中,加仓减仓操作频繁。

  由于三聚环保还未披露2020年半年报,王亚伟至少持有至今年一季度末,持有1200万股,自2018年四季度起开始持续减仓。

  三聚环保主要生产环保材料,主营业务还包括化石能源产业综合服务、绿色能源等,背后实控人是北京海淀区国资委。

  王亚伟持有的前半段(2013年一季度-2017年一季度),三聚环保股价涨幅超过600%;之后,股价一路下滑,从32元/股的高点跌至目前5元/股的水平。

  特别是2018年以来,三聚环保备受质疑,包括涉嫌关联交易、业绩下滑明显,以及最新牵涉的信批违规问题。

  市场对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的选股能力,一直有很多好奇和不解。

  由于基金经理的业绩要看组合持仓,单个持股的涨跌并不能完全说明选股能力。

捉摸不透的王亚伟:八年沉浮 20只重仓股揭开“奔私画谜”

  据私募排排网,外贸信托-昀沣自2012年12月成立以来,收益为113.73%(截至2020年7月24日),历史最大回撤为40%。

  近八年半的运作“仅仅”给出了翻一倍的业绩。相比之下,王亚伟培养的徒弟崔同魁,管理的千合紫荆1号自2015年以来累计收益为171.3%(截至今年7月31日)。

  换言之,千合紫荆1号已经成为千合资本的“打榜产品”。

  02

  王亚伟代表作之谜

  外贸信托-昀沣作为王亚伟代表产品,长期业绩难言乐观,它究竟都投了哪些上市公司?

捉摸不透的王亚伟:八年沉浮 20只重仓股揭开“奔私画谜”

  如上图所示,资事堂梳理了2015年以来的持仓情况。

  可以看出,外贸信托-昀沣买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的上市公司,19家公司中15家为国资企业,其余4家为地方民企。

  很明显,王亚伟选股时看重国资企业背景,三聚环保就有着地方国资背景。

  行业选择上,王亚伟并没有很明显的偏好,广泛分布于传媒、运输、制造业、医药、饮料等。

  翻查过往公告,王亚伟重仓之时,上述公司发生了多个情形的重大变化。

  上市公司“身份变化”是一个重要主题。

  2015年四季度,王亚伟基金现身中天能源前十大流通股东,就在这个季度该公司完成资产重组,公司主营业务已由零售百货转变为天然气,天然气清洁能源类资产注入公司,零售百货业务完全置换出公司,实控人也发生变更。

  广电网络也是典型案例。王亚伟的基金重仓时间为2017年一季度至2018年二季度。

  公告显示,2017年8月-2018年3月,实控人变更开始运作,广电集团的出资人由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变更为陕西省委宣传部。

  2017年4月,广电网络还出资1亿元投资参股陕西省大数据集团,占10%股权。

  再如:北京城乡。王亚伟持有期间,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在2016年三季度,因国有资产行政划转开始持有北京城乡33.49%的股份。

  第一医药亦是典型案例。王亚伟重仓期间,该公司部分股权无偿划转至上海国资委旗下的百联集团,之后吉林敖东也进入前十大股东。

  国机通用也是一例。2017年三季度,王亚伟基金位列这家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后的2018年1月该公司公告完成改制,控股股东名称已由“合肥通用机械研究院”更名为“合肥通用机械研究院有限公司”。

  王亚伟的基金重仓正邦科技时,在其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仅在2017年三季度停留。下一个季度时,前两大股东座次发生变化,正邦集团跃升为第一大股东,江西永联农业退至第二大股东。

  03

  大股东“运作”亦是重仓线索

  细挖发现,上市公司大股东资本运作,也是王亚伟重仓前后“高频”发生的动向。

  2015年9月,王亚伟基金出现于华微电子前十大股东前一个月,该公司收到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鹏盛通知,原公司实际控制人梁志勇将其所持有的天津华汉22.00%的股权转让给曾涛,变更后曾涛持有天津华汉55.00%股权。

  2016年三季度,王亚伟基金进入天威视讯前十大股东,就在此前的一个季度里,深圳市宝安区国资委和深圳市龙岗区国国资委分别对这家公司增持525.38万股和415.64万股,同一时间深圳市坪山新区发展和财政局也增持18.80万股。

  2019年一季度,王亚伟基金“闪现”淮北矿业。就在这一期间,该公司收购一家物流企业100%股权。

  王亚伟重仓一汽夏利的首个季度,该公司就推出了整合重组方案,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汽集团将其持有的28.21%股份划转给百利装备集团。

  王亚伟持有广电网络时,公司耗资千万向盐田电视台收购其有线广播电视网络资产及业务,之后还与一家产业基金以现金形式收购一个科技公司。

  此外,王亚伟重仓相关上市公司期间,还会发生控股股东限售股流通、控股股东增持。

  福斯特就是一例。王亚伟持有期间,恰逢控股股东限售股锁定期届满,开始上市流通。

  此外,王亚伟持有歌华有线时,控股股东北京北广传媒投资发展中心,曾以集中竞价方式增持股份。他在重仓燕京啤酒时,控股股东也曾增持公司股票。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捉摸不透的王亚伟:八年沉浮 20只重仓股揭开“奔私画谜”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