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金鹰基金“成人礼”的烦恼

  来源:北京商报

  随着近年来居民储蓄转向资本市场的趋势越发明显,以投研专业、风控严格、长期业绩突出著称的公募基金在资本市场的曝光度逐步提升,多家绩优基金管理人因此脱颖而出,在为众多持有人赚得超额收益的同时,在行业中的地位也“扶摇直上”,规模居前。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逆水行舟”的背景下,也总有难以跟上行业脚步的机构,而早期成立的金鹰基金就是其中一家。公开数据显示,金鹰基金旗下多只基金近三年收益率告负,且同类排名垫底。在非货币基金整体数据上,金鹰基金的最新规模不仅较此前峰值缩水逾四成,与同在2002年成立的其他6家基金公司相比也排名靠后。如今“成人礼”将近,18岁的金鹰基金又将如何挽回此前颓势?

  多只产品长期收益率告负

  作为一家老牌基金公司,金鹰基金麾下存在多只表现不俗的产品。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23日,金鹰基金旗下5只基金(份额分开计算,下同)年内净值增长率在50%以上。整体而言,包括上述5只产品在内,金鹰基金旗下共有20只基金的年内净值增长率在20%以上,其中,还有10只净值增长率在40%以上。

  但在强调长期业绩表现的当下,若将统计区间拉长至近三年以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金鹰基金旗下却有多只产品的净值增长率告负,且同类排名垫底。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9月23日,金鹰技术领先混合A近三年的收益率约为-28.42%,在同类可比的1449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排在末位。

  除该基金外,金鹰添享纯债和金鹰量化精选股票则分别在873只中长期纯债型基金和254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中均排在倒数第二,就近三年的净值表现来看,分别亏损9.03%和7.25%。

  针对上述3只基金近三年收益率告负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金鹰基金。但截至记者发稿,金鹰基金并未对此做出回应。

  有业内分析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就金鹰添享纯债而言,该类产品收益率较差或受年初债市动荡影响,同时也与其规模小、投资品种受限有关。

  金鹰添享纯债的基金经理刘丽娟也在半年报中指出,“由于产品规模极小,报告期内债券部分继续以利率债为主要配置品种。展望未来,将继续保持债券部分的利率债配置”。

  “就金鹰量化精选股票而言,也是由于规模迷你的原因,所以操作上可能受限,因此业绩不佳。而对于收益率亏损较多的金鹰技术领先混合,或与没踩对点,在高点买入有关。”上述分析人士补充道。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上述基金产品半年报发现,截至6月30日,金鹰添享纯债和金鹰量化精选股票规模已远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分别为72.94万元、1157.64万元。

  规模位于“同级生”末位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事实上,不只是业绩方面,近年来,金鹰基金的产品规模也在2018年三季度末达到巅峰后出现缩水。

  在今年上半年权益市场赚钱效应凸显的背景下,众多基金公司规模大涨,赚得“盆满钵满”。而截至上半年末,金鹰基金非货币规模为204.14亿元,虽较一季度末小幅提升,但在可比的14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6位,下降了4个名次。

  回顾此前,金鹰基金旗下非货币规模曾在2018年三季度末达到343.82亿元的高点,为近三年来的规模峰值。但自2018年四季度后,这一数据却波动下滑,如今更是缩水超四成。

  前述业内人士分析,金鹰基金规模发生变化可能与其年初股东发生变更,以致部分机构定制产品遭遇份额赎回有关。

  据金鹰基金第二大股东广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秀金控”)半年报披露,在中信证券对广州证券实施并购后,将广州期货和金鹰基金的股权剥离退还给广州证券原控股股东越秀金控。由此,越秀金控于2020年1月完成对金鹰基金24.01%的股权回购。

  而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公开数据发现,自2019年末至2020年上半年末期间,金鹰基金旗下也确实有部分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较高的产品出现规模的明显缩水。

  例如,截至2019年末,金鹰添鑫定开债券的规模约为10.17亿元,但到了今年上半年末,则仅剩2.15亿元,下降78.86%。同期,金鹰添裕纯债也从8.06亿元降至3.25亿元,缩水近六成。从2只基金最初的机构投资者占比来看,分别高达100%和97.07%。

  值得一提的是,金鹰基金产品规模不仅较此前下滑,在与同年成立的“同级生”对比中,也属末位。同花顺iFinD资料显示,金鹰基金成立于2002年,同年成立的还有招商基金、万家基金、中银证券、银河基金、国投瑞银基金、泰达宏利基金共6家机构。

  在2020年上半年最新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排名中,招商基金、万家基金及中银证券均位属前列,而银河基金、国投瑞银基金、泰达宏利基金虽排名较前述3家公司略微靠后,但总体规模仍高于金鹰基金。

  充实投研团队迎“成人礼”

  如今,成立于2002年12月的金鹰基金即将迎来自己的18岁“成人礼”,在行业竞争白热化、马太效应加强的当下,针对部分产品长期业绩表现不佳、规模下滑的困境,金鹰基金下一步又将踏向何方?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进行采访,金鹰基金方面表示,在深耕固定收益领域取得市场认可和一定竞争力后,公司也开始大力加强权益投研团队的建设,通过引进行业精英、自主培养等多种方式,不断充实团队实力。目前,金鹰权益投研团队拥有基金经理10名、研究员13名,全部具有硕士研究生学历,专业水平较高,研究工作扎实,实现了一级行业的全覆盖,研究部门分为宏观策略及金融周期组、TMT(数字新媒体产业)组、大消费组等3个行业研究组,每个组设置1名研究小组组长和若干研究员。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认为,近年来基金公司发展越来越快,基金产品越来越多,难免会存在基金同质化问题。竞争加剧下,归根到底还是要提升基金产品的管理能力、净值提升能力、服务能力等。对于投资股票市场的产品,如果可以实现较好的净值表现,则有可能形成一定的抗风险抗跌能力,同时对于基金产品销售发展也有帮助。对于提升基金公司竞争力,本质上应注重人才培养与人才挖掘,具备竞争力优势与资产配置优势的人才,会是未来基金公司着重挑选的对象。

  而对于上述观点,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也表示赞同。在他看来,基金公司应积极探索基金经理、基金从业资格人员的培养模式以及训练方法,规范人才管理,从而尽量减少本金损失,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李海媛

责任编辑:常福强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