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直播】

2020湖北高质量发展资本大会:黄红元、王建军等大咖齐聚

中融基金 甘传琦:现在是借基上车好时机吗?四季度行情如何演绎?

嘉实基金 陈正宪&嘉实基金 滕抒含:节后投资早规划,四季度买什么?

恒指的前世今生如何?是什么倒逼恒指改革?恒指迈入新经济带来港股大变局时代?港股的未来走势和四季度策略如何?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为您带来恒指大变局时代

  跟投260万,配售蚂蚁基金前景如何?中欧基金周应波最新观点:中国的科技进展,现在处在1-N的爆发起点

  蚂蚁科技即将发行上市,而计划以10%比例战略配售蚂蚁新股的易方达、中欧等5只新基金自9月25日发行以来,就成了基金圈刷屏热点,

  同时、和过往几只战略配售基金不同的是,这5只基金都有一定的股票仓位要求,在有18个月封闭期背景下,基金经理无疑是投资者选择哪只基金的关键一环。

  中欧基金本次坐镇的正是“聪投TOP30”基金经理周应波,而且基金经理本人也跟投了260万。

  目前已有2只配售蚂蚁基金募集资金已超过了120亿的上限,结束了销售。中欧的这只也即将售罄。

  也是为了配合新基金发行,周应波在日前一场线上交流中,分享了自己最新的精彩观点。

  “在未来5-10年的时间里,我们会看到科技投入的大爆发,如果说过去中国去攀爬科技树,是一个从0-1的过程,那么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很多的行业,比如芯片、半导体遇到了一些障碍和封锁,但整个国家的科技进展,现在是处在从1-N的爆发起点。”

  “公司的经营本身并不局限于单一行业,我们看到有的公司在不断超越自己的边界去创造价值。典型的有美股的亚马逊,它一开始是卖书的,后来慢慢扩展到了其他品类的电商,再后来,我们看到它变成了一家云计算的龙头公司,它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业务边界。”

  “更关键的是企业适应变化的能力,因为我们看到类似于日本的佳能和美国的IBM这些百年企业,它们在七八十年前、或者是五六十年前做的业务可能和现在完全不相关,它们的管理层在技术变化、历史的迭代过程中为企业选取了一些新的发展方向。”

  “(对于新能源车板块)站在这个时间点,可以做一个类比,就是接近于2020年的Model3和2010年 iPhone4(推出)的一个历史时刻。

  我们会看到,在2010年全球每卖出100部手机里面,有三部半的手机是iPhone4,但正是这三部半的iPhone4,在此后的四五年时间里面席卷了全球,带动了全球的手机产业界从传统手机进入智能机时代。”

  “我们觉得,尽管疫情有第二波的危险,但大体在全球上已经看到了一个曙光,这个时候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估值快速提升的阶段已经过去了,我们甚至可能会经历一个估值震荡甚至收缩的时期,这是一个客观的背景。”

  周应波是聪明投资者评选出的“聪投TOP30基金经理”之一,我们曾对他有过详尽的采访

  在50分钟的线上交流中,周应波聊到了对科技板块的具体判断,他认为,拉长时间看,我们站在了一个非常好的科技起点上。

  对于新能源车板块,他认为接近于类似2020年的Model3和2010年的 iPhone4推出的历史时刻,而且,这不仅仅会改变行业本身,还会衍生出其他行业的变化。

  而对于接下来市场的看法,他表示,“估值快速提升的阶段已经过去了,我们甚至可能会经历一个估值震荡甚至收缩的时期”。

  同时,对于自己的投资风格,以及这些年在投资框架上的进化,周应波都给出了很坦诚的回答,包括他总结了随着规模的扩大,自己在投资上曾犯过的错和做出的改进。

  我们此前也有过关于他投资方法调整的报道

  此外,对于管理规模带来的问题、普通投资者如何选择和持有基金,以及基金经理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他做出了非常诚恳的分享。

  聪明投资者整理了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

中欧基金周应波:中国的科技进展 现在处在1-N的爆发起点

  整个国家的科技进展

  现在是处在从1-N的爆发起点

  问:2018年你的基金扛住了熊市,为什么能扛住下跌,复盘过吗?

  周应波:我们每年都会做复盘,2018年复盘之后我们是有些后怕的。

  在市场的高点和震荡的过程中,我们的仓位一直比较稳定的保持在90%以上,所以说回头去看仓位的选择是错了,但我们也一直在说淡化择时是做好公募基金投资很重要的点。

  第二个,在行业的选择上,2018年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把能够上涨或者是能够抗跌的行业选出来。

  第三个,个股的选择上,我们相对来说比较成功。

  我们也回头去看了这批在2018年选出来的股票,会看到它们会有一些特征:

  1、它们不是当时市场比较热门的公司,或者说此前一个阶段市场比较热门的公司,我们不去跟风,也不去扎堆。

  2、这种公司在所在的行业体现出了非常强的竞争力。

  通过更新商业模式或者提升份额的手段,在逆市里取得了一个比较好的业绩状态。这个时候,在它们估值相对来说没有那么高的状态下,就能够在市场的震荡中取得一个比较好的表现。

  3、在2018年整个宏观经济下跌的过程中,我们也注意规避了一些和经济密切相关的方向。

  问:刚刚聊到科技赛道,这个是你比较关注的,为什么会去关注?

  周应波:跟个人经历有一定关系,但这里面的核心,还是我们希望去关注到市场里哪些大的方向、未来中长期的大的投资机会。

  叫成长赛道也好,或者成长里细分的科技赛道也好,整个背景一定是和时代、国家背景息息相关的;站在目前的时点,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界,对于科技的投入和重视都是空前的。

  在未来5-10年的时间里,我们会看到科技投入的大爆发,如果说过去中国去攀爬科技树,是一个从0-1的过程。

  那么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很多的行业,比如芯片、半导体遇到了一些障碍和封锁,但整个国家的科技进展,现在是处在从1-N的爆发起点。 

  尽管资本市场有的时候会跑的过快,还会产生一些震荡,但这是一个开始的结束,而不是一个结束的开始,从这个角度来说,稍微时间看长一点,我们其实是站在一个非常好的科技起点上,这是第一。

  第二,为什么说看好科技?真正的成长是资本市场的永恒主题。

  如果把时间拉长一点看,2000年初的时候,很多银行也可以视为那个时代的成长股,那个时代的地产和家电,也可以视为那个时代的科技股。

  甚至再往前拉,1970年代,如果你是一个做彩电的厂商,我相信也是那个年代的一个科技股,如果再往前拉,如果到宋朝,我相信造纸和印刷术应该是那个时候的一个科技行业。

  所谓的科技行业不是现在的 TMT行业或者新能源行业,实际上每个时代的科技变化都是推动社会边际向上,是社会的生产力不断向上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推动力。

  站在目前的角度,无论是站在社会投入的角度,还是站在我们刚刚说到的新能源、新能源车的角度,包括整个新一代互联网发展的角度,都能看到整个社会进入新一代数字化时代的一些迹象。

  这个时候,我们又恰逢其时的看到2019年科创板的推出,2020年创业板注册制的打通,资本市场从供给侧打开了一个突破口,这样使得我们在二级市场上能够看到过去在美股、港股出现的一批独角兽公司的上市。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作为投资人是比较幸福的。

  其实我们在把科技赛道和消费、医药赛道去对比的时候,大家常常把科技赛道称为“渣男”赛道。

  它的一个背景就是,过去A股的科技行业可能更多的是一种科技制造业。

  科技行业里的真正to C的和具备非常高护城河的公司,比如说像BAT这一批上一代的互联网龙头,其实也是在海外上市为主。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你在10年前和5年前的A股就可以投资到比较好的医药企业,可能在15年前和20年前的时候就可以投资到非常好的消费型企业。

  但最近几年,大家才会慢慢的看到一些比较优质的科技公司和龙头公司上市。

  这个时候,科技行业的供给侧提供给大家优质公司的投资机会,才刚刚开始。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觉得站在稍微长一点的视角,这个时间点是非常需要重视科技赛道的原因。

  最看重的因素:商业模式+管理层

  不同的生意模式会决定持有的时间和仓位

  问:抛开赛道的局限性来说,什么是好公司?你会看哪些因素?

  周应波:我们可以把不同的公司想象成不同的管理团队,在不同的地点去做不同的生意。

  你可以是在街头摆一个地摊,去卖从义乌小商品市场进来的小玩具或者是服装,你也可以在比较高档的商场里面租一个铺位去卖品牌服装,你也可以加盟,比如肯德基、麦当劳这样的连锁快餐。

  它们对应的第一点,不同的生意模式会决定不同行业里的公司持有的时间和持有仓位。

  因为不同的生意模式背后有不同的收入利润增长曲线,有的生意模式更偏to C,它的增长曲线可能会更加平稳;

  有的生意模式,比如给消费电子、汽车行业做配套的零部件厂商,他们可能具备短期的爆发力,但长期来说,他们的生意稳定性不足;

  有些行业可能具备网络效应,比较典型的是互联网,像BAT,他们典型的特征就是,网络效应达到一定规模后,会产生非常高的网络价值。

  对于各种商业模式,我们要对它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这是第一。

  第二,公司的管理团队是能够创造出一些超越行业的表现。

  我们看到无论是哪个行业,它都有一些波动,即使是互联网或者手游,它也存在一定的行业数据波动。

  其二,公司的经营本身并不局限于单一行业,我们看到有的公司在不断超越自己的边界去创造价值。

  典型的有美股的亚马逊,它一开始是卖书的,后来慢慢扩展到了其他品类的电商,再后来,我们看到它变成了一家云计算的龙头公司,它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业务边界。

  其实在中国的部分行业里,也能看到这种特征的管理团队。

  所以第一层次看行业、或者看赛道的生意属性,第二层次看公司的管理团队。

  这两者结合起来以后如果都很好,那这样好的公司是不需要去卖的,持有期是可以拉很长的,只是我们A股历史上这样的投资实践会比较少。

  我们看张磊,非常成功的投资人,前段时间出了《价值》这本书,他也谈到了很多自己非常优秀的成功投资案例。我们作为国内机构投资者中偏年轻的一代人,是“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长期努力的方向还是要明确的,我们希望找到优质的生意赛道,优质的公司管理团队,把我们持有好公司的时间尽量去拉长。

  问:如何去判断一家公司的管理层是否靠谱?

  周应波:这个问题可以分成定性和定量两个角度去观察。

  因为我们看到上市公司管理层也好,从定量角度会给我们呈现很多的数据出来,无论是年报、季报等一些定期公开数据,还是平时的一些公告。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从数据中看到,这个公司管理层做出了什么样的成绩,比如收入利润、资产负债表等等。

  我们会看到,同样行业或者说不同行业的公司管理层,有时候在一年的时间维度里去看,可能是一样的;

  但是如果把维度拉长到3年、5年甚至10年,不同公司的管理层做出了不同的战略方向选择,最终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财务报表呈现。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背后管理层的选择和管理层的特性是什么样的。

  当然,这个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后视镜,但是我们真正的要向未来看怎么办。

  每个公司都会提出自己的战略愿景、业务扩展计划,我们希望能够找到战略方向非常聚焦、同时业务发展不漂移的管理层,这个是从战略和业务的角度。

  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从他的愿景和整个公司内部文化上去找到价值观非常正的管理层。

  在公司随时随地发生的一些变化和内外部动作上,比如,他是怎么对待自己的核心管理团队的?怎么对待自己员工内部的激励制度?他怎么对待自己的底层员工的?

  我们看到像京东和顺丰这样的公司,非常关心自己的一些底层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的生活状态,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特征。

  这些方面更多的是一些定性的层面,但这是我们观察企业管理层非常好的窗口,把这些东西和年报、季报里面定量的东西结合起来,是我们去判断一个公司管理层是否可靠的核心的要素。

  问:一家好的公司,你会持有多长时间?

  周应波:最好的公司应该像巴菲特买可口可乐一样,从80年代拿到2000年代,获得了上百倍的回报。

  一家公司背后的生意和它所在的赛道有它的生命周期。

  比如说有的行业可能在20年前是存在的,到现在就没有了,比如说像萎缩的报纸行业,比如说像以前的柯达所在的这种胶卷行业,这就是背后技术和政策,或者说社会的偏好带来的行业的变化。

  举个例子,很多年前我们喝的是另外一种酒,现在我们可能喝白酒,未来也许喝别的,我只是举一个例子。

  我们现在喜欢喝可乐,过了十几二十年,可能新生代的人群不喜欢喝这种品类了,这就是整个社会偏好和技术所带来的行业变化,所以这是一个会限制你所投资的行业的周期。

  更关键的是企业适应变化的能力。

  因为我们看到日本的佳能和美国的IBM这些百年企业,它们在七八十年前或者是五六十年前做的业务可能和现在完全不相关,它们的管理层在技术变化、历史的迭代过程中为企业选取了一些新的发展方向。

  很少有企业能够坚持几十年上百年做一种业务。

  很多时候我们的管理层需要去不断地去适应社会的变化、技术更新的变化,所以这个时候真正能够让你持有期拉长的、实际上是一个企业的管理层。

  接下来,我们可能会经历估值震荡甚至收缩的时期

  电动车不仅仅改变这个行业,还会衍生其他行业变化

  问:你怎么看待后市?

  周应波:无论是A股市场还是海外市场,今年市场上涨很大成分是估值提升的因素。

  我们觉得,尽管疫情有第二波的危险,但大体在全球上已经看到了一个曙光。

  这个时候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估值快速提升的阶段已经过去了,我们甚至可能会经历一个估值震荡甚至收缩的时期,这是一个客观的背景。

  我们觉得,其实只要不出现历史上,像类似于2018年这样的大幅度去杠杆和利率提升,以及像过去2008年金融危机的大背景。

  相对来说,中长期我们对整个市场还是看好的,同时具体的板块上会有很大的一个估值差异,在个股和结构性机会的选择上需要更加谨慎一些。

  问:怎么看新能源车板块?

  周应波:前段时间特斯拉的Model3国产版出来之后,我自己也是买了一辆标准续航版的车,我还是坚定看好这个方向的。

  这个行业在中国已经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在全球已经经历了接近上百年的发展。

  大家所不知道的事情是,电动汽车诞生的时间点,比燃油车诞生时间更早,它在美国的一二十年代就已经出现了,但因为效率的原因,后来败给了燃油车。

  但我们会看到,过去的十几二十年,整个电化学的发展非常快,在这个基础之上,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电动汽车的发展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

  站在这个时间点,可以做一个类比,就是类似于2020年的Model3和2010年的 iPhone4(推出时)的历史时刻。

  我们会看到,在2010年全球每卖出100部手机里面,有三部半的手机是iPhone4,但正是这三部半的iPhone4,在此后的四五年时间里面席卷了全球,带动了全球的手机产业界从传统手机进入智能机时代。

  相对应的,我们会看到,尽管中国和美国的Model3的销量已经很大了,但是在全球的汽车销量占比里面还是很少的,但是这样的“鲶鱼效应”会推动整个汽车行业的深度变革。

  也许5年之后,我们开的汽车更多是自动驾驶的、更多是电动化的,这个时候整个汽车行业本身和它所衍生出来的很多其他行业也会发生变化。

  比如有的朋友会开玩笑说,是不是坐在汽车上可以喝茅台,也是利好茅台的?当然这是段子,我的意思是,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仅仅会改变这个行业本身,可能还会衍生出其他行业的变化。

  管理规模极限在哪

  问:你的管理规模从一开始的2000万到了现在的200多亿,那你觉得自己能够管理的规模上限在哪里?

  周应波:在做市场沟通的时候,经常会让大家说一个上限或者是一个合适的规模,但我们会发现,在牛市的环境下和偏熊市、震荡市的环境下,整个市场上大家投资基金和渠道销售基金的热情是完全不一样的,可能有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差异。

  可能熊市的时候业绩比较好,每天也就是几千万或者几百万的流入,但牛市的时候整个市场都在扩大。

  所以在这种力量面前,我觉得合理的规模更多是一个中枢的概念。

  我们团队的支撑,和我们对于很多行业思考的深度和个股研究的深度,是长期支撑我们管理规模的核心出发点。

  长期来说,希望我个人真正聚焦和管理的基金数量不会超过三四个,我觉得作为个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偏极限的状态了。

  我也希望能够把整个公司的梯队培养出来,其实中欧这几年也出现了很多比我更年轻的经理,表现得非常优秀,我们也希望把这件事情坚持做下去,能够用团队的力量支撑起更多的规模和更多的基金数量。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面,从我自身的基金规模100多亿到200多亿的过程中,其实也面临一些问题,我们在过去的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面也针对这些问题做了一些梳理。

  我们相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大家会看到我们在这方面的一些改进。

  同时我们也需要强调的就是,当在某个时间段,我们发现我们的管理基金数量和规模如果超出能handle的范围或者说我们整个团队极限的时候,我们一定会采取保守和克制的方法,把这段时间平稳地度过去。

  我们宁愿去争取一个相对低风险的绝对收益,或者说比较平稳地跟住市场,而不会是在这段时间里强行争取一个排名或者是相对收益,这是我们始终坚持的一个做问题的出发点。

  通过分红和限购等动作

  引导基民去做一些长期更加正确的投资动作

  问:2015年中欧时代先锋刚刚成立的时候,整个的市场环境不是很好,这只产品其实不是那么容易募资,当时说你自己自掏腰包去买了这只基金?这是你的第一只公募产品,是怎么样会让你有魄力全部都投入进去?

  周应波:第一,当时我们没有特别长的投资履历,第二,当时市场经过两次股灾之后,整个市场信心是比较脆弱的。

  其实谈不上多大的魄力,可能回头看显得是一个比较大的事,但当时我们的想法比较简单,因为投资经验尚浅,为了增强大家的信心,所以就和公司拿出了总共1000万,去发起这么一只基金。

  我们朴素的想法就是,历史上普遍存在基金净值上涨,但投资人不挣钱的情况,我们希望通过历史上第一只股票型的发起式基金,将基金管理人的利益和基金持有人的利益绑定。

  能够让大家更好的感受到我们的信心,也更加能够相信,我们始终是以持有人挣钱为最高目标来做的。

  问:在整个同类产品中,中欧时代先锋是分红最多的一只产品了,这个是不是也是考虑到持有人的利益,去做的一些分红操作?

  周应波:我们注意到,过去经常会出现,在市场相对比较高的位置,基金的申购会比较多,而市场比较差的时候,反而是赎回比较多,一来一去,长期来说,对于投资者就不是一个好的操作行为。

  但作为基金管理人,我们希望通过自身的一些分红,包括限购等动作,去引导大家去做一些长期来说更加正确的投资动作,这样能够把盈利慢慢的去滚。

  所以在整个基金的管理中间,利用到分红和限购的管理一些办法,去帮助投资者获得更好的盈利体验,这是我们的初衷。

  但回头去看,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因为基金销售不仅是基金管理人的一个环节,后面还有很多渠道方面的帮助和影响,这个时候,作为整体基金行业来说,分为基金公司的管理、基金的代销和直销渠道,再到基金的投资者,我希望整个行业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能够让投资者在基金投资中真正的挣到钱。

  基金经理的一天:

  真正喜欢做的是和上市公司的沟通

  问:你作为基金经理这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周应波:我们日常的工作包括这几部分,首先,我们会在公司内部和外部的研究员开一些会议,可能去讨论一些深度报告和行业机会。

  第二方面,可能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去和上市公司做一些沟通,其次我们还会和它的上下游企业和一些门店做一些草根调研,以及我们会参加一些投资者沟通活动。

  这几部分里面我们真正比较喜欢做的是和上市公司的沟通,或者说和上市公司相关联的下游消费者的调研。

  因为我们发现,我们离生意走得越近,我们会真正理解投资本质,对生意理解得更深入一些。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股市回调良机! 中欧基金周应波:中国的科技进展 现在处在1-N的爆发起点

责任编辑:陈志杰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