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来源: 市值风云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作者 | 常山

  流程编辑 | 小白

  “

  基金经理“胡导”练就了天下无双的“挥刀自宫”亏损神技,连续大手笔买入数十只绩差股,基金净值大幅缩水。但是2015-2018年的四年时间里,依然收了股民近2个亿的管理费。

  ”

  金庸先生小说《笑傲江湖》中的岳掌门,为练就辟邪剑法而挥刀自残,虽然大家读着都觉得好笑,但是也知道这只是小说,在真实世界上,很少能见到这么傻fufu的人。

  而在金融这个遍地黄金的名利场上,却真实上演武林高手的“挥刀自残”。

  今天文章的主角不是上市公司,而是与多家上市公司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基金,其中的代表是华商领先企业混合(630001.OF)(下文简称“领先混合基金”),其神乎其技的高位锁仓、高买低卖的“自残”绝技,令人拍案惊奇。

  来看故事。

  一、南京新百高位锁仓、砍仓出局的故事

  第一则故事得从2015年上半年牛市说起。

  南京新百(600682.SH)主营业务是商贸业的零售和批发,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该公司的股价从2015年初的16块持续大涨至2015年6月上旬的83块多,区间涨幅近450%,巨大涨幅可媲美当年的各色题材股。

  但好景不长,股灾突然袭来,“庄家”手里还拿着大量筹码没能兑现成为巨额利润,因此,这就出现了锁仓、资金护盘等情况,股价在2017年整整1年维持高位。

  非常巧合的是,领先混合基金也正是在这阶段锁仓1年。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1、高位锁仓

  2016年中报,华商系有3只基金进场,合计持股376万股,建仓总成本9000多万元,其中华商领先企业混合(630001.OF)和华商双驱优选混合(001449.OF)由同一基金经理控制(本文以“胡导”表示尊称,对具体名字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查一查)。

2016年三季报,由“胡导”管理的2只基金均加仓南京新百,持股数达738万股;

 

2016年四季报,该两只基金继续加仓至1028万股,建仓总成本约3.1亿元。

  南京新百分别占领先混合基金、双驱优选基金净值的7.86%、6.4%,为第二、三大重仓股。

  随后,在2017年整1年时间里锁仓!

  从股价位置来看,即便是刚开户炒股的人都知道南京新百所处的位置是高位。

  而至于为什么会锁仓?

  你们猜。

  2、一只“很巧合”的私募基金

  非常巧合的是,有一只私募产品申万菱信-汇成3号(以下简称“汇成3号”)先于“胡导”管理的基金进场,而且一买就是1650万股,买入总成本应该在4亿元左右。

  关于汇成3号是私募产品的信息并不多,只知道其成立于2016年1月6日,也就是A股首次熔断的第二天。

  更为蹊跷的是,该产品只买了南京新百这一只股票,并且卖出后再也没有现身二级市场。

  显然,这是一只目的性非常强的私募产品。

  巧合的事还真特别多:在南京新百股价崩盘前,该私募产品精准脱身,通过大宗交易卖出,成交总金额是6.1亿元,盈利至少1.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它成交单价36.98元/股,相对当日33.28元/股的价格溢价11%。

  综合市场信息发现,接盘汇成3号的是广发证券的某一个营业部席位。

  当然,公开的市场信息并没有指向“胡导”管理的两只基金建仓、加仓以及锁仓与汇成3号的精准跑路有关系。

  或许,这仅仅是一种巧合!

  至于领先混合在南京新百上亏损了多少,公开市场信息有限,故无法知晓。

  进一步分析发现,这只基金在2016-2018年期间的操作已经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但凡被它“开过光”——当期累计买入金额前20名的股票,在随后的日子里估计基本都如长江之水一泻千里。

  二、被“诅咒”的股票

  根据华商基金发布的报告,华商领先企业混合基金的投资定位是“具有行业领先地位的上市公司”。

  根据这个定位,股市小白都能闭着眼数出好几家公司出来,白酒的、乳业的、银行的、保险的、房地产的、锂电池产业链的、医药的、消费电子的龙头公司。

  基金公告说是这样说,但实际操作的时候,显然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1、比散户还散户的基金经理

  从该基金2015年至2018年投资标的来看,显然与其所述并不相符。

  期间,该基金先后重仓包括:

顺发恒业东方时尚江淮汽车维尔利未名医药、巴士在线(ST巴士(维权))、北京城建、美盈森、壹桥海参(现*ST晨鑫)、中技控股(*ST富控(维权))、烟台冰轮、泰禾集团、金洲慈航、嘉事堂、科达洁能、津膜科技,等等。

  这些个股毫无例外地都在领先混合基金介入后出现持续下跌,不少个股跌幅超过60%,甚至90%。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注:红框为领先混合基金大致的建仓或加仓时间段)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注:红框为领先混合基金大致的建仓或加仓时间段)

  看了上方的股价走势图后,不少个人投资者可以找回自信了:这炒股技术还不如自己呢。

  当时的3000多只股票,用掷骰子的方式来买股票,恐怕都不至于全买到走势一边跌的啊?

  领先混合基金在2016-2017年的重仓股就跟被“诅咒”似的,买入后就开始漫长的下跌,绩差股如此,有业绩股(极少个股)也是如此。

  这哪是投资啊,这妥妥的是反向指标。

  来看看基金公司披露的、关于领先混合基金部分重仓股的交易数据情况。如下表: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来源:根据华商基金公司披露的数据整理,①表示截止2020年6月30日的市值,因仅披露年度成交前20数据,以上股票的交易数据或有缺失)

  从上表可以清晰看出,2016年到2017年,该基金大笔买入包括未名医药、巴士在线、维尔利、津膜科技、美盈森、中技控股、泰禾集团、壹桥海参、金洲慈航、科达洁能、福瑞股份汉得信息等等业绩较差的公司,最终大部分都亏损出局,并且其中相当个股随后陆续爆雷。如此高密度的“踩雷”在基金界很少见。

  看来网上的段子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貌似段子发错了。

  2、失控的“风控”

  不是风云君自吹,上表里的个股,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系统早就有覆盖(你倒是下载一个市值风云App啊),并且绝大部分都是在系统评分中非常靠后的标的。

  一家有着众多研究员和“严格”风控体系的公募基金公司,在某些产品上居然会频繁出现而且是很长时间段内连续大比例买入绩差股的现象,简直就是一个迷一样的存在。

  风云君不少同事有资产管理公司的从业经历,深知基金产品从发行到精选个股建仓、加仓、调仓,看似有着严格的风控体系,其实不然,基金经理有着非常大的自主权,并且无需为所管理的基金亏损负责。

  而基金公司内部对具体产品的质量控制报告基本是形同虚设,没有追溯、更没有追责,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助长了基金经理无所顾忌的“自(xun)残(zu)”行为。

  继续看故事。

  3、华商系基金集体重仓“腰斩股”

  “胡导”的基金在顺发恒业(000631.SZ)上的操作也很蹊跷。

  该公司主营业务房地产开发及物业管理,2014年以来盈利倒是有,但不稳定,波动较大,2018年以来主营业务收入下降非常明显。

  由“胡导”管理的华商领先混合基金以及其管理的另外几只基金一路加仓顺发恒业,但股价并不买账,从2015年四季度进场时的6.4元一路走低到目前的2.7元,股价已是拦腰斩。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从几只基金的名称来看,不管是领先企业混合、双驱优选,还是改革创新以及未来主题,顺发恒业都不符合基金名称所对应的定位。

  那么,由“胡导”管理的基金为什么还要持续且大手笔地锁仓、加仓呢?

  此外,正常的逻辑,一家公司的营收出现大幅下降时,作为投资机构首先应该要做的是减仓、调仓,显然“胡导”并没有,在2019年四季度反而是其管理的4只基金加仓,合计持仓超过6100万股。

  简单测算,截止2020年6月30日,4只基金在该股上的累计亏损额至少是2亿。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反常的操作?

  一系列的神操作,使得规模一度超百亿的基金持续缩水。

  4、“干啥啥不行,收管理费第一名”

  简单回溯华商基金所披露的数据:

2015-2018年期间,华商领先混合基金操作的包括东方时尚、南京新百等在内的20多只股票,基本都以亏损收场;

 

基金净值从2015年峰值时的2.69元,一度缩水到2018年10月的0.58元,并且长期低于净值1元。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从上图可以清晰看出,该基金净值一度缩水至0.58元。

  而该基金的规模也从2015年初的近80亿元缩水至20亿元,基金份额也从2015年初的近40亿份缩水至20亿份。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来源:华商领先混合基金公告 Choice金融终端)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来源:华商领先混合基金公告 Choice金融终端)

  话说回来,该基金虽然亏损不少,份额也在缩水,但基金管理费还是照样拿:2015-2018年的4年时间里,收了小2亿的管理费。

  可能有人好奇要问,都自残成这样的基金,为啥还有人买?

  这是资本市场又一个不解之谜,风云君也不几道啊。

  或许基民真正的乐趣不在于基金赚钱,而是骂基金经理。

  不信?

  随便找基金贴吧看看就知。

  三、东方时尚里的“基金天团”

  在“胡导”管理的领先混合基金发生的蹊跷事情,可不止上面写的一两件哦。

  东方时尚(603377.SH)也是一只被领先混合基金“开过光”的股票。

  这家公司质地几何,下文会有简述,我们先继续“胡导”的故事。

  从2016年二季度开始,华商系基金开始介入,最初是6只基金把东方时尚挤得满满当当,伸不开腿。

  其中持仓量最大的是领先混合基金“从一而终”,长期持仓。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来源:根据上市公司披露数据和股价走势整理)

  2017年一季度,华商系有10只基金持有东方时尚,合计持股达1913万股,占上市公司流通股股本的16.24%,持股市值一度接近7.5亿元;

  2017年二季度,华商系基金有11只持仓东方时尚,持股数小幅下降至1740万股,占流通股比重近15%,持股市值6.5亿元。

  华商领先混合基金一直重仓东方时尚,始终处于该基金重仓股的前一或前二位置,持仓占该基金净值的8%以上,甚至达单只股票持仓极限值10%,俨然成为东方时尚的基石基金。

  有图有真相。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虽有公募基金的“金字招牌”长期加持,但东方时尚的股价并不给力,从2016年三季度最高价34.5元(除权后)一路震荡走低,2018年三季度跌至10.07元。

  后续虽有反弹,但至今仍维持在21元上下。

  显然,以华商领先混合基金为代表的基金并没能将长期投资转化为价值投资。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华商系基金持仓东方时尚有前后的分水岭:2017年三季度之前,华商系多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扎堆持仓,而之后,就只有“胡导”管理的其中两只或三只基金重仓。

  在2017年三季度以后,华商系的其他多位基金经理均抛弃东方时尚,但“胡导”管理的基金仍然长期持有该股,不离不弃。

  同一公司内的多名基金经理对同一只股票有着完全相反的操作,其中深意值得思考。

  “胡导”管理的基金为什么如此青睐东方时尚?

  来看看这家公司的基本情况。

  下面是市值风云低薪、苦逼、整天被老板蹂躏的捡烟头级研究员秀肌肉的时间啦!

  请大家鼓掌欢迎。

  1、增长窘境

  东方时尚主营业务汽车驾驶培训,顶着A股第一家上市驾校的title。自2016年上市以来,东方时尚营业收入、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随即下降。

  风云君在2018年12月曾分享过关于该公司的文章(下载市值风云App,搜索《东方时尚:驾校第一股的“败退人生”》),其中提到自2016年上市后业绩就逐年下降,其中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仅相当于2016年上市时的1/2。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按地区收入构成来看,2019年报显示,收入来源分布在北京、荆州、山东、石家庄、云南等地区,其中,北京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一度贡献了90%的收入。

  但是自2016年上市以来,北京地区的收入规模和占比呈现下降趋势,从2015年的近12亿元下降到2019年的8.56亿元,而同期没有其他地区的收入能对冲这部分的下滑。

  2016年以来,收入增长的又荆州和石家庄,但增幅远小于北京地区的降幅,导致营业总收入下降。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0%,但扣非净利润却下降40%。

  营收下降1成,扣非下降4成,显然这是成本、费用不降反增导致的。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从上方图表可以清晰看出,销售费用率、管理费用率、财务费用率均是逐年增长,资产减值损失占比虽然较小,但也呈现增长态势。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中报营业收入大幅下降,但刚性支出并没有因此减少,导致三项费用率大幅攀升。

  从经营性现金流来看,东方时尚虽是预付款的商业模式,但其经营性现金流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好,2018年出现大幅净流出。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整体看,东方时尚上市后的表现并不出众,甚至可以说是每况愈下。

  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关于东方时尚的年报评分也进一步佐证该公司的情况不容乐观。见下图: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东方时尚在吾股大数据的评分和排名在2017年大幅下滑后,在2018年和2019年的年报评分均是71.4,并没有出现上升。

  再说几句题外话。驾培行业看似是新兴市场,但其是典型的传统行业,营收的增长依靠固定资产和教练员的增加。

其一,驾校场地、教练车以及教练员都是有承载极限的,而要突破增长极限,则需要增加固定资产投入和教练员;

 

其二,区域性特征非常明显,一个驾校的覆盖范围非常有限,要增加覆盖范围就要不断增加新的驾校点和教练车,因此,这又需要不断增加资产投入;

 

其三,低频单次消费,一个学员学完拿到驾驶证后就与驾校没有关系,驾校需要不断加大宣传投入来招新学员,客户资源的积累并没有转化为后续的收入。

  换言之,这是门始终在路上、但又一眼看到头的生意。

  显然,这与名为“领先企业、双驱优选、改革创新”类型的基金定位不符。

  当然,基金经理大可以跳出来大言不惭地说,选择重仓东方时尚符合其基金的定位。只要咬紧牙关死不松口,咱也拿人家没办法不是?毕竟理念和认知这东西,是藏在脑子里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种太非标的主观性判断,咱也没法儿。

  但是,果真如此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基金名称仅仅是一个名称而已?

  具体怎么操作,买什么股票,最终都是有基金经理自主决定?

  2、控股股东套现26亿

  东方时尚的经营业绩虽不尽人意,但是,并不影响实控人徐雄徐老板所控制的东方投资公司(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套现大业:2019年至今累计减持套现26亿元。

  先是2019年6月26日,徐老板发布了减持计划,准备通过大宗交易或集合竞价减持不超过1700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2.9%)。最终,该计划实际减持1153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1.96%,累计套现金额约2.15亿元。

  对这种小比例减持,徐老板显然并满足,接下来是连续大招。

  而这些大招——大比例减持,是有先兆的。

  2019年11月26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豁免实控人徐老板在IPO作出的“锁定期限届满后2年内,每年减持股份不超过上一年度末持有发行人股份总数的5%”承诺。

  该公告还称,此举是为了公司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引入长期战略股东以“提升上市公司的资信能力及为公司长远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上市公司经营情况参差不齐,但大股东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都要把减持套现都能说得崇高正义、舍己为人。

  这可不是酸不溜溜的话,这是风云君发自五脏六腑的羡慕。

  仅仅22天后,12月18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徐老板控制的东方时尚投资公司以16.41元/股的价格将6093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10.36%)协议转让给新余润芳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新余润芳”),交易总价款约10亿元。

  你们看,10个小目标就这么轻轻松松实现了。

  时间很快又来到2020年7月15日,大股东又双叒要减持啦。

  上市公司再次发布控股股东东方时尚投资公司的减持公告,以18.23元/股的价格将4280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7.28%)转让给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诚信托”),交易总价款7.80亿元。

  仅隔1个半月的9月2日,公司大股东又双叒发布控股股东东方时尚投资公司的减持公告,前者以20.47元/股的价格将2940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5%)转让给北京大兴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兴投资”),交易总价款6.02亿元。

  自此,徐老板控制的东方时尚投资公司累计套现约26亿元。

  问题来了,为什么徐老板如此急切地优(套)化(现)股权结构呢?

  可能,充当东方时尚基石基金的华商领先混合基金,最有发言权吧?

  来,请“胡导”出来走两步。

  回顾华商领先混合基金2016-2018年的交易过程发现,整个投资逻辑是非常离奇的,一边是大比例持仓长期“坚守”,一边又是大比例交易绩差股;看起来既有长期投资,但同时又有投机。

  小结

  这个事情再次提醒各位老铁,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不仅适用股票,基金行业也适用:如果一只基金长期、大比例持有绩差股(吾股年报评分1000名以外),那么,对这只基金及其基金经理,有多远离多远。

  当然,从产品质量控制、风控管理的角度看,基金公司、资管机构才是最需要运用市值风云独立评级报告和吾股大数据系统的一方。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股市回调良机! 蹊跷故事多:华商系某基金频频踩上“绩差股”致规模大幅缩水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