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基金公司牛市暴赚,基民收获寥寥,海富通、交银、大成产品陷入“怪圈”

  来源:红刊财经

  在今年牛市中,权益类基金新品发行创纪录,基金公司因此赚得盆满钵盈,而蜂拥而至的基民却未必喜笑颜开。因部分基金公司产品出现管理费大增而净值表现大幅下滑现象,让很多基民面临浮亏的担忧。

  今年以来,权益类基金发行极度火爆,这让很多大力发新品的基金公司赚得盆满钵盈,然而蜂拥而至的基民们就未必喜笑颜开了。Wind数据显示,易方达、天弘、广发、汇添富等四家基金公司虽然当期管理费收入均突破17亿元,但包括海富通股票、交银阿尔法、大成睿享等多只基金产品在管理费大增下,产品净值表现却不乐观。

  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从财报来看,这一矛盾主要体现在本期利润与实际净值增长的差异上面。以兴全合宜为例,上半年产品净值增长率25.20%,但是如果以它上半年的利润和2019年底的净值总额比算,利润增长率仅为10%,这里面大约15%是投资人择时损失,其中就可能包括投资人过早获利了结或者做反行情高买低卖,仅10余点的损失就高达约56亿元。此外,基金公司收取的管理费对利润侵蚀占比也大约有6%左右。”

  半年管理费收入5200万、年内涨幅不足10%

  海富通股票净值表现坐“过山车”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22日最新收盘,海富通股票的最新涨幅仅为6.27%,这一数值在同类的990只基金中排名第972位,而在去年年末时,该基金全年净值增长率超过了80%,在同类717只产品中排名第15位。

  或因2019年的业绩靓丽,这只成立于2005年的老基金在2020年规模得以迅速膨胀。基金季报显示,产品去年四季度末的份额大约为43.01亿份,而到了今年6月30日,最新份额已增至58.71亿份,最新规模达到66.94亿元。当然,在规模的一路上行下,基金管理费的贡献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上半年,海富通股票贡献的管理费收入约5202万元,超过了去全年管理费收入。

  让人意外的是,在2020年牛市中,海富通股票业绩竟然遭遇滑铁卢。《红周刊》记者梳理其重仓股发现,其基本秉承了去年单一重仓科技股的传统,前两份基金季报十大重仓股均为清一色科技股,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配置占比几乎接近了50%。

  对于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吕越超来说,其从去年四季度到今年的二季度,每一季度的调仓换股幅度并不大,基本仅在十大重仓中更换几只股票,可就是在这不多的调仓中,却存在着让人推敲的瑕疵。例如去年四季报中的第7大重仓股为圣邦股份,其在今年一季报和二季报中的前十大重仓中消失。作为模拟芯片行业的龙头标的,该股年内涨幅高达75.97%,若继续保留显然对净值有一定的正面影响。在二季度重仓股中,除了金山办公能够实现年内股价翻倍,当季重仓股中的东方通星期六开年迄今的涨幅还为负数。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吕越超在今年前两份季报中的总结几乎完全一致:“在较高仓位的水平下,基金围绕着5G拉动的管端云新一轮全球科技创新周期和安全可控、半导体等为代表的中国科技自立周期两条主线,重点布局细分赛道中的龙头公司。”然而对此表述,上海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基金分析师指出,海富通股票在聚光灯之下业绩表现滑落明显,从投资的一致性上看,该基金成名于对5G拉动的管端云科技创新周期的理解,在今年以来明显增加了对其他板块的配置力度,但遗憾的是,其在东方通、星期六上的分散配置效果显然较差。

  海富通股票并非是基金经理吕越超在管的惟一公募产品。天天基金网资料显示,目前吕越超在管的基金还包括海富通先进制造、海富通科技创新和海富通成长甄选,其中后两者都是年内新成立的基金产品。从重仓股来看,成立于去年12月中旬的海富通先进制造同样是一幅绣满科技股的“画卷”,十大重仓几乎与海富通股票别无二致。同样让人失望的是,海富通先进制造A年内净值增长率仅为1.74%,在410只同类基金中排名第405位。

  基金经理“露短板”

  交银阿尔法管理费贡献与业绩贡献不成比例

  交银施罗德的明星基金经理何帅掌舵的交银阿尔法也面临收入和贡献不对等情况。Wind显示,交银阿尔法半年末的最新规模约为99.12亿元,上半年创造的管理费收入约为7181万元,这一收入规模排入主动权益类基金前五十位。让人诧异的是,作为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只广受关注的明星基金,交银阿尔法年内的净值增长率尚不到三成,仅在同类990基金产品中排名752位,而在2019年年末时,其排名还在227位。

  从交银阿尔法规模变化看,去年年末时的规模大约在60亿元左右,至今年二季度末,规模已提升至99.12亿元。除了这只基金,何帅所管理的交银优势行业和交银施罗德持续成长的规模也不俗,这直接导致何帅在管产品规模高达187.08亿元。然而,或是庞大的规模束缚了基金经理手脚,其年内在管产品的业绩却乏善可陈。

  以交银阿尔法为例,《红周刊》记者发现,基金重仓的行业明显与今年市场主流热点相悖,尤其是重仓的房地产行业无疑拖累了基金净值表现。在基金一季报中,万科、金地、保利三大地产股集体占据了重仓股的前三位,而到了二季报时,虽然东方雨虹成功地抢占了第二大重仓股位置,但上述三只地产股依然排在重仓股的前四位。或因监管层对楼市治理的不放松,导致3只地产股年内股价表现颇为惨淡。以第一大重仓股万科A为例,年内跌幅接近10%。以上半年末交银阿尔法对其持股占基金净值比看,达到了9.11%,若叠加上半年末时该基金的股票仓位77.10%进行粗略推算,则万科A对基金组合净值的影响大约为7.02%。

  对于自己重仓的地产股表现,何帅在季报中坦承:“本基金由于部分配置在地产等行业,使得二季度表现一般。”

  除去重仓地产股引发质疑外,该基金的第九大重仓股山东赫达同样招来非议。根据基金季报,交银阿尔法持有山东赫达约885.49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约7.21%,叠加何帅所管理的另两只基金所持股权,则何帅上半年末时持有该股占上市公司的总股本的8.85%,一举超过了5%的举牌线。然而奇怪的是,公司竟然没有相关公告正式发布这一信息,由此也被投资者和媒体诟病为“蒙眼举牌”。

  对于基金公司赚钱而基民不赚钱现象,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陈颖表示:“这主要还有两方面原因:除去投资者追涨杀跌的申赎行为,实际还有频繁申赎的高成本。对于月度换仓的投资者来说,若按照申赎一次0.5%的极度优惠费率计算成本,每年将损耗约5.84%的收益;若投资者无法享受费率优惠,通常情况下,按照申赎一次2%的成本计算,每年确定的损失则会增加至21.53%。”

  昔日明星基金经理风光不再

  大成睿享牛市业绩惨遭挫折

  除去上述两只老基金,《红周刊》记者还发现,次新基金同样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以去年底成立的次新权益类基金大成睿享为例,该基金今年上半年的管理费收入约为3547.75万元,排入主动权益类基金管理费收入前一百位左右。

  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徐彦目前在岗累计任职时间达6年半左右,职业生涯迄今仅供职于大成一家公司。有意思的是,徐彦在大成的基金经理生涯可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截至2018年9月11日,彼时徐彦所管理的四只基金中的大成竞争优势和大成景阳领先的任职回报均超过100%。此后,徐彦从大成离职,一度传闻其要加盟睿远基金,但在间隔大约一年之后,徐彦重新回归大成基金,而彼时的A股市场正迎来久违的牛市,但徐彦却遭遇了滑铁卢,除去大成景阳领先年内表现尚可外,他所掌管的竞争优势、睿享、策略回报3只基金的净值年内涨幅均不到20%,尤其是大成睿享,年内净值仅8.4%,在990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965位。

  从大成睿享第一季度十大重仓股来看,年内迄今竟然有八只标的在二级市场上的涨幅为负数;而二季报前十大重仓股中,基金经理不仅保留了上一季十大重仓中的7只标的股,还将年内大涨的巨星科技剔出了十大重仓股名单。从二季度重仓股年内表现看,年内涨幅最大的股票是马应龙,开年迄今涨幅尚不到25%。

  对此,基金经理徐彦在基金二季报中直言不讳地表示:“本基金上半年排名不佳,可以直观归因成行业配置集中在低估值的传统行业。”可遗憾的是,该基金在下半年以来同样没有太大起色。如是情况下,基金发行时蜂拥而至的基民或许就要遭遇一定的浮亏阵痛了。

  附表 部分2020年中报管理费收入居前主动权益类基金情况一览

基金公司牛市暴赚:基民收获寥寥 海富通、交银、大成产品陷怪圈

  数据来源:Wind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股市回调良机! 基金公司牛市暴赚:基民收获寥寥 海富通、交银、大成产品陷怪圈

责任编辑:陈志杰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