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内地公募基金公司中,财通、泰信、金信是二季度末曝光清盘隐患较多的几家公司,它们的共同点是规模排名均处于中游靠下的位置,同时权益类基金产品基本在公司产品中处于弱势一方。目前,这几家公司有多只产品游走在清盘线边缘。

  公募基金二季报披露工作已经落幕,在权益类爆款牛市盛宴中,主动权益类公募的规模出现两极分化,既有规模达百亿产品,也有类似诺德新享、东海核心价值、建信稳健回报等临近清盘线且规模不足0.1亿元的产品。

  《红周刊》记者发现,在内地公募基金公司中,财通、泰信、金信是二季度末曝光清盘隐患较多的几家公司,它们的共同点是规模排名均处于中游靠下的位置,同时权益类基金产品基本在公司产品中处于弱势一方。

  平安证券基金分析师贾志指出:“2019年以来的结构性行情,使得部分风格与市场特征匹配的基金表现优异。固收产品遭遇规模下降,权益产品赎旧买新,迷你产品面临清盘危机,而更多的则是明星基金经理新品的虹吸效应。对于中小基金公司来说,渠道弱是致命伤。”

  泰信基金年内无一只新品发行,

  多只老产品规模惨淡

  天相投顾报告显示,第二季度公募基金整体盈利7557.27亿元,其中盈利前11位的公司合计利润占全行业的半壁江山,特别是易方达和华夏两家公司的盈利规模均超过500亿元。相较头部基金公司的盈利能力,泰信基金似乎成为爆款权益盛宴中的牺牲品,二季度仅实现盈利约4.27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 泰信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约为58.4亿元,这一规模在内地141家公募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08位。从公司的股债两类产品规模看,两大类资产基本打了个平手:权益类基金产品规模约为27.59亿元,固收类基金产品规模约为30.79亿元。

  纵览泰信基金的二季报,公司的两只股基均为被动指数型基金,其他主动权益类基金则出自混基阵营。在14只产品中,除去泰信先行策略彼时规模突破10亿元大关外,其余基金规模均在5亿元之下,特别是泰信鑫利、泰信鑫选、泰信互联网++、泰信智选成长、泰信现代服务业、泰信行业精选、泰信发展主题、泰信蓝筹精选、泰信优质增长的季末规模皆在1亿元之下,占比超过60%。

  《红周刊》记者发现,泰信互联网+和泰信鑫利在季报中提示当季出现清盘风险。以泰信互联网+为例,这只成立于 2016年6月的基金产品,首募规模约为3.67亿份,但至今年上半年末,基金的最新规模仅为0.367亿份(0.5亿元)。对此,基金季报披露,在4月1日到4月30日、5月11日到6月15日,均有连续二十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

  规模的不济自然和业绩表现密切相关,无论从年化收益还是今年以来的净值表现,泰信互联网+基本位列同类中游。二季度,其十大重仓股虽然所属行业多为科技股和医药股,但因基金经理对于十大重仓股的配置比较平均,第一大重仓股仅比第十大重仓股高了一个百分点,这种平均配置的思路虽然安全,但也平滑了净值上冲动力。虽然公司发行的产品中,新锐基金经理董季周凭几乎清一色重仓科技股,将泰信中小盘的年内净值增长率做到了超过60%,但令人遗憾的是,其管理的基金速产品规模却仅有3.01亿元。

  《红周刊》记者发现,泰信今年迄今尚未发行成立过任何一只公募基金新品。对此现象,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指出:“头部公司的明星产品一旦发行,一般是各大银行的重点安排对象,甚至可能全渠道推广。小公司被挤占档期后,产品发行只能往后排,与同期发行的大公司产品竞争也较为乏力。在此背景下,小型基金公司确实很难从宣发角度突围,只能等待产品业绩和口碑的慢慢积累。”

  三只权益类产品符合清盘条件,

  财通基金或将“挥泪斩马谡”

  相比泰信基金多只产品游走于清盘边缘,总部同在上海的财通基金似乎更加危险,其接近三分之一的混基半年末规模不足1亿元。二季报显示,财通新视野、财通量化价值优选和财通新兴蓝筹的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天数,分别达到101个工作日、61个工作日和100个工作日。

  以其中天数最长的财通新视野为例,其基金经理是昔日长信的明星基金经理谈洁颖,但在其转投财通后却似乎“水土不服”,目前掌管的三只产品年内净值增长率均在30%以内。2018年6月,财通新视野首募时的两类份额合计约为12.31亿份,但差不多过去两年时间,其产品的最新两类份额规模却仅约为0.27亿份。基金经理在季报总结中曾指出:“通过对行业及公司基本面的深入分析和合理的价值评估,依据行业景气度重点配置了计算机以及电子行业的龙头公司。”或许正是其对单一热点行业过于依赖,当季重仓的太极股份美年健康四维图新南洋股份美亚柏科等重仓股年内涨幅有限直接影响了产品净值表现。

  除去谈洁颖的财通新视野外,另两只命悬一线的基金均由夏钦掌舵。特别是从名称上理解,财通新兴蓝筹本应颇为契合市场热点的。去年2月底成立时,两类份额规模约为4.11亿,这一略显袖珍的规模本可以在结构性行情中大展身手,但基金经理偏保守的持仓风格,遗憾地与去年的科技股行情擦身而过;今年一季报显示,基金经理的思路基本趋向于“白酒+科技+医药”三大热点行业混搭,但或许是在这些品种高位时才抱团的原因,收获一般。

  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指出,“对于迷你基金较多的中小型公募来说,提高旗下产品的投研管理能力是第一要务,可以招募更多经验丰富的投研人员或过往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

  重仓股持仓高度集中,

  金信基金悬崖边上“殊死一搏”

  与上述两家成立年头稍长的基金公司相比,多家成立时间不长且排名靠后的基金公司在主动权益爆款潮中近况更为堪忧,因为旗下数量有限的主动权益产品悉数袖珍化生存,而这其中就包括了金信基金公司。

  金信基金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目前旗下权益阵营拥有10只混合型基金和1只股票型基金,虽然从数量上压倒了旗下固收阵营(3只债基和1只货基),但平均单只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却仅约为0.90亿元左右。从今年二季报来看,旗下产品仅有金信民长、金信核心竞争力、金信深圳成长、金信量化精选、金信转型创新成长在季末勉强迈过1亿元大关,余下的6只主动权益产品皆以超级“迷你”方式存在。

  以金信行业优选为例,该基金在季报中明确提示存在连续六十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作为发起式产品,该基金原名为金信新能源汽车,2016年4月1日成立时的规模约为3113万份,但因前几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并非二级市场热点的缘故,产品于2019年5月转型成金信行业优选。然而让其没有料到的是,随着近一年美国市场特斯拉的拔地而起,A股新能源汽车相关上下游行业也风起云涌,而转型后的行业优选却变成了一只全市场风格的基金。当然,从连续四个季度的重仓股来看,基金经理杨仁眉主要的重仓行业是“医药+白酒”,所幸的是“医药+白酒”今年持续强势,使得产品年内净值增长率位居同类前列。

  《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基金经理已经连续多个季度对十大重仓中的绝大部分标的超高比例持有。以最新的二季报为例,通策医疗泰格医药爱尔眼科招商积余等前七大重仓股季末持仓市值占净值比均超过9%,这种集中持仓的思路存在双面性:如果重仓的行业能够风起云涌,则基金的收获必然不小,如该基金目前年内的净值增长率已经基本与去年全年持平;另一面则是抱团的以医药为主的大消费类股票目前估值不低,未来一旦行业出现回调势必会对基金净值造成较大杀伤力。

  实际上,这一类集中持股的思路榜样就是去年的状元刘格菘,彼时其掌舵迷你基金广发双擎升级一飞冲天。“刘格菘的突围除了专注于科技板块外,还有其对中国软件等个股的集中配置。”前述券商基金分析师提醒,将去年集中配置科技股的思路移植到今年的大消费类股票上,成功的几率是需要打个问号的。

  当然,也并非旗下所有迷你基金都以这种赌博式的方式持股,金信价值精选就是一个反例。“金信价值精选在二季度大幅换仓,从一季度偏向可选消费的板块布置转向相对均衡的行业布局,在持股方面,基金重仓了医药、消费电子、机械行业中的龙头个股,也获得了比较不错的表现。”上述券商基金分析师强调说。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泰信、财通、金信基金警钟敲响 二季报曝光部分产品清盘隐患
泰信、财通、金信基金警钟敲响 二季报曝光部分产品清盘隐患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陶然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