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高阔

  随着各大公募基金公司2020年第二季度报告披露完毕,《每日财报》注意到,交银施罗德基金旗下多只基金疑似再踩监管红线,合计持股多家上市公司超总股本5%,引发了市场对其“蒙面举牌”的质疑。

  今年二季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何帅管理的中交银阿尔法核心、交银优势行业、交银持续成长3只基金分别持仓山东赫达(002810)885.49万股、468.98万股、327.65万股,均超过了5%的举牌线,但交银施罗德基金并未公告。

  因为通过证券交易所买入一家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需要举牌并及时公告,这是证券法中的内容,在险资机构中也已司空见惯,但对公募基金而言,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产品合计持股超过5%,相应的监管政策却并不明确。

  “蒙面举牌”成惯犯,前有公募举牌先例

  所谓“蒙面举牌”,指同一基金经理执掌的不同基金合计持有单一个股的数量超过总股本5%的情况。

  今年二季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交银施罗德基金经理何帅管理的3只基金均重仓山东赫达,其中交银阿尔法核心持有885.49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7.21%;交银优势行业持有468.98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3.82%;交银持续成长持有327.65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2.67%。

  而若按山东赫达1.9亿总股本计算,这3只基金累计持股占总股本8.85%。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一季度末,3只基金持有山东赫达的股份总数就已超过了5%。

  一季报显示,交银阿尔法核心、交银优势行业、交银持续成长分别持有530.77万股、252.12万股和206.54万股,占总股本比例分别为2.79%、1.32%、1.09%。

  不难发现,在二季度,何帅对该股继续大幅加仓。而在4月17日,交银施罗德基金发布澄清公告:特此澄清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关于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合计超限持股的问题,此前似乎已经有先例。《每日财报》注意到,2018年兴全基金公司因旗下多只产品合计持股金龙机电达到举牌线未披露,收到监管函。值得注意的是,兴全基金超限持股,并非主动买入,而是被动举牌。

  2018年8月6日,兴业基金通过旗下3只资产管理计划—兴全可交换私募债56期资产管理计划、兴全可交换私募债61期资产管理计划、兴全可交换私募债62期资产管理计划进行换股操作,分别获得金龙机电2191万股、1261.98万股和1095.93万股,合计持有该公司4548.9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5.66%,持股比例超过5%而举牌。

  按照举牌规则,六个月内不得卖出上市公司的股票,或者在卖出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上市公司所有。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相较去年第三季度,何帅管理的三只基金均有或多或少的持股变动,这早已越过举牌未披露并进行短线交易的红线。

  对于上市公司索要收益的问题,2007年“东吴基金违规短线交易,国投中鲁索要1500万元收益”。不过,实际操作中大多数短炒的收益并不多,程序非常麻烦,上市公司往往不了了之。

  一致行动人存争议,抱团持股风险放大

  何帅之所以进入公众视野,或许与其鲜明的投资风格不无关系。方证券研报显示,根据历史平均风格因子暴露,何帅是小盘成长风格,偏好小市值、具有动量效应的、高Beta、高波动、高换手、高估值、高成长的股票。

  而据兴业证券研究,何帅管理的3只基金业绩走势基本一致,推测采用复制策略,对3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进行分析,可发现重仓股基本重合。

  何帅担纲基金经理的产品,至今年二季度末,持有比例较高的除了山东赫达外,还有裕同科技

  何帅管理的三只基金持仓已非常同质化。据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四季度,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差别不大。

  其中,美亚柏科思创医惠三花智控恒华科技鄂武商A山东药玻立讯精密华宇软件万科A等九只股票在三只产品中都属于前十大重仓。

  其实这一现象较为容易理解,受基金经理个人精力等因素影响,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不同产品持仓同质化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但是大多数基金经理都会规避超限持股的规定。

  相比2007年,公募基金行业出现了几个明显变化,基金经理“一拖多”变得普遍,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规模显著提升,从上述超限持股的基金产品看,规模均达数十亿元乃至百亿元以上。

  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基金是否属于一致行动人,目前仍处于模糊地带。而对于举牌信息披露的强制规定,本质上是不希望投资人与上市公司之间存在未披露信息,让普通投资人利益受损。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交银施罗德的持股风格似乎略显激进,甚至曾一度出现过某只个股的持股比例越过“流动性新规”划定的15%红线。

  这种抱团持股的投资风格受个股影响大,如重仓个股表现不佳,就有可能导致基金亏损。

  此前,交银施罗德就有过几次抱团失败的经历,例如去年遭遇“黑天鹅”的视觉中国,当时交银施罗德都曾抱团持股,给基金持有人带来较大损失。

  重固收轻权益,规模净利落后银行系同门

  近年来,交银施罗德人事不断变更,也给公司的管理带来诸多不确定性。2018年10月,交银施罗德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于亚利达法定退休年龄离任。自10月19日起,交银施罗德原总经理阮红改任交银施罗德董事长。

  彼时,阮红离任公司总经理手续还在办理中,而交银施罗德新任总经理仍处于选聘中。新任总经理的选聘工作持续了将近4个月。

  到2019年2月28日,交银施罗德基金新任总经理人选终于敲定,公告宣布阮红因工作需要离任总经理一职,只担任公司董事长;公司原副总经理谢卫出任总经理一职,变更日期为2019年2月7日。

  2019年,是阮红升任交银施罗德董事长后的首个完整年度,也是谢卫升任总经理的第一个年度。

  2020年3月27日晚间,交通银行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交银施罗德基金2019年实现净利润5.89亿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交银施罗德基金总资产46.05亿元,净资产36.29亿元。

  《每日财报》注意到,2015-2018年,交银施罗德基金净利润分别为3.58亿元、4.52亿元、5.38亿元、4.78亿元。

  虽然2019年交银施罗德净利润同比增长超20%,但作为中国第一批银行背景基金公司之一,基金与其他银行系基金公司仍存在较大差距。

  2019年,工银瑞信基金净利润15.36亿元,是交银施罗德的2.6倍;建信基金净利润10.25亿元,是交银施罗德的1.7倍;中银基金净利润8.68亿元,是交银施罗德的1.5倍。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交银施罗德公募基金管理规模为2204亿元,与其他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存在较大差距。同期,工银瑞信管理规模为5399亿元,大约是交银施罗德的两倍;建信基金管理规模为5294亿元、中银基金管理规模为3818亿元,也都远高于交银施罗德。

  交银施罗德还存在重固收轻权益问题。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旗下货基规模为936亿元,占总规模比例超过四成。

  在非货基产品中,债券型基金规模为505亿元,剔除货基与债基这类固收产品后,交银施罗德旗下权益产品规模仅有763亿元,占总规模比例仅有三成左右。

  在外界看来,产品结构不均衡,特别是今年上半年权益市场高涨,将会影响着公司整体发展。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By admin